Maju kena, mundur kena (Neither forward nor back) – 2015 Jakarta Biennale|無論前進或後退 – 2015 雅加達雙年展


文|李依佩
 Yipei LEE

每年11月氣候邁入微涼正是東南亞許多國家藝術活躍的時刻從民間草根性自行發起的國際藝術節,像是菲律賓馬尼拉WSK 2015數位聲音藝術節、萬隆音樂藝術節、雅加達DWP 2015越南胡志明市 KaleidoSoup 數位藝術節等;是國際與一般民間盛大參與的則有日惹雙年展,和1114日剛開幕的雅加達雙年展,都是印尼重要的活動;當然在緬甸大選後,藝術活動也有機會更加活躍,也值得大家踏出去認識東南亞地區的各種不同文化。

雅加達雙年展倉庫 I
雅加達雙年展倉庫 I
雅加達雙年展倉庫 II
雅加達雙年展倉庫 II

英國策展人 Charles Esche 協同六位印尼年輕策展人共同策劃主題「Maju kena, mundur kena (Neither Forward nor Back) 無論前進或後退」總共有42印尼藝術家以及28國際藝術家。雅加達雙年展這次的目的意味著什麼,在目前的文化社區,作為藝術家,或許再陷入過去或未來的烏托邦夢想的任何留戀。所有的策劃重點是回應當今社會的作品,思考它的經濟、政治、環境和情緒狀況。希望通過尋找,回到藝術家本身,如何反映和記錄存在於藝術家身邊發生的現況,以及他們如何從他們所瞭解的社會行為中反應出來。筆者觀察目前的印尼當代藝術,既不是停留在回顧過去的窠臼想法,也不是一昧追求當下流行論述,而是更忠於當下的狀態。

印尼藝術家 Tita Salina 作品
印尼藝術家 Tita Salina 作品
現場公共藝術裝置
現場公共藝術裝置
現場少數繪畫作品之一
現場少數繪畫作品之一
現場作品 -1
現場作品 -1
印尼藝術家 Lifepatch 作品
印尼藝術家 Lifepatch 作品

 在印尼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這裏的狀態,使得雙年展走出美術館白盒子框架,在兩大棟寬敞的倉庫展覽,第一棟可以看到接待空間、有商店、孩童區、媒體區和休息區,隔壁有攤販集中飲食區,在最旁邊還有屬於滑板、單車愛好者的滑板區,裏頭正有人拍著電影。接著往後走到第二棟,便是主要展覽區,對筆者來說,很難一眼分辨六位策展人的特色,或者可以說這個雙年展的氛圍加強了印尼腹地龐大的各地區溝通合作。

雅加達雙年展商品區 -2
雅加達雙年展商品區 -2

展覽中許多藝術家從人類重要資源海洋、河流概念出發,印尼藝術家 Tita Salina 的錄像作品和裝置,反映了居住在海邊水上人家對於環境處置的態度,大量的垃圾被拋入海中,藝術家試著與當地居民進行淨海行動,蒐集大量垃圾成為一裝置提醒觀眾;如同今年七月一只幼鯨擱淺在台中港,看見胃部塞滿了10公斤的垃圾,導致抹香鯨死亡,人類對環境的破壞甚巨。泰國藝術家 Araya Rasdjarmrearnsook 的錄像作品中,有一個小女孩和一隻狗坐在電視機前面不動,媒體大量的暴力、色情資訊不停地播放,讓整個畫面像是劇中劇的人生肥皂劇,訴說現今社會對媒體的警覺意識,也像是一個科幻影片的場景。

伊斯坦堡藝術家 Koken Ergun 作品
伊斯坦堡藝術家 Koken Ergun 作品
泰國清邁 Araya Rasdjarmrearnsook 錄像作品
泰國清邁 Araya Rasdjarmrearnsook 錄像作品
烏克蘭藝術家 Dieneke Jansen
烏克蘭藝術家 Dieneke Jansen

現場作品 -2

雅加達雙年展從發生的場域、藝術家作品型態、周邊攤販市集和滑板場的區域設計、倉庫外牆女性藝術家塗鴉創作等,皆脫離不了介入「現今社會」的大大小小範圍,筆者認為繪畫創作的下降以及數位媒體的作品產出大幅增加,真實地反應亞洲地區國家的當代藝術從繪畫到進入網路時代大量數位媒體遍佈各地的潮流,同時當雙年展大門直接向公共領域敞開時,該如何掌握這段時間的力道與影響,或許可以從滿滿三、四十場的研討會討論和現場表演藝術和活動的頻繁連結略知一二。

相關網站:東南亞最新資訊 & 觀察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