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記錄 Records」A Tree Without Roots at botanical garden|植物園內無根的樹

【Project 計畫名稱】A Tree Without Roots – Rebuilding the memory of camphor tree & historical trade. Onsite documentary, photo credit: Yipei Lee無根的樹 – 從樟樹記憶與歷史貿易共創未來歷史照片來源:李依佩 Visiting Herbarium參觀臘葉標本館 Artist is following the curator’s introduction to understand the collecting system in Herbarium museum in Taiwan during the Japanese colonization. Oldest camphor tree 最老的樟樹 The curator takes us to visitContinue reading “「記錄 Records」A Tree Without Roots at botanical garden|植物園內無根的樹”

Seeding Future: Rainforest Research Project @Aceh, Indonesia|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印尼亞齊

我們很高興地宣布《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在島嶼城誌上刊載。您可以在此〖下載〗完整電子版內容。如果您想進一步詢問,請與島座放送 Islandset.com 聯繫。 We are so happy to announce that the “Seeding Future: Rainforest Research Project” is published by Insular City Zine. You can download〖 here 〗for completed version. If you have further inquiry of receiving the Insular City Zine, please contact with Islandset.com 謝謝植物採集家洪信介、竹圍工作室張筱翎、採集人共作室陳科廷、台北植物園淑惠姊、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南海藝工作室陳姵潔。 Thanks to Plant Hunter – Hong Xin Jie, Bamboo curtain studio – ChangContinue reading “Seeding Future: Rainforest Research Project @Aceh, Indonesia|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印尼亞齊”

Return to the happiness of nature – no matter how much we possess in the city, we can’t compare with the endless circle of life in the forests|回歸大自然的幸福感-生活在都市的我們擁有再多,都比不上森林中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主要於2019年07月29日至 2019年08月09日期間進行。整體行程安排成員陸續抵達印尼蘇門答臘島棉蘭市集合、與當地主辦單位HAkA會合且與本計畫參與成員相見歡、出發前往索拉亞及蘇瓦克研究站各駐地三晚,與當地森林保護員和研究員探索森林動植物樣貌,以及藝術或創意參與可能性。(For English documentary please click Seeding Future) 我們出發吧! 我們一行人早上七點三十分從棉蘭出發,搭了七個多小時的車抵達南亞齊省的葛隆邦村莊,接著換乘長型木船,中途看見河上婦女裹著沙龍沐浴洗衣、孩童玩耍的純璞風光,也體驗到了赤道氣候的變化,半路上就下起雨來了,經過兩個多小時船程,到達研究站停船點約莫晚上六點多,沒想到還需要在黑暗中再攀爬一小段山路,經過一條小溪,終於在七點半多看見高腳木屋裡的燈光與聽見人們的說話聲。沒想到,在同個島嶼上,我們花了十二小時才到達目的地。 因剛淋過雨,加上平時欠缺運動,突然爬這段山路,讓我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就算抵達研究站時,也只能以某種放空狼狽模樣現身在當地人眼前。不過,研究站廚師們早已幫我們準備好熱茶和晚餐,啜下一口暖暖熟悉的烘焙紅茶味,幸福感倍增。用過晚餐,洗過冷水澡,安頓好行李和床鋪後,大家一起討論這趟計畫的目的和各自需要協作的想法。也將展開接下來,大家透過各自不同的觀察研究方法,如何與當地人互動、與成員們學習與合作、同時思考雨林與我們的關係。 隔天早上,用完早餐踏入雨林前,每個人都錄了一小段影片,影片呈現三大思考:1) 大家對雨林印象/記憶來源為何?2)進到雨林後,想採集/獲得/看見/聽到什麼?3)為什麼這次的《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對你/妳很重要? 然後,啟程前,由藝術家與植物研究員陳科廷為我們安排了一個植物觀察研究工作坊,主軸是收集五樣你覺得很有特色的植物,回到研究站時候我們再進行討論和小遊戲。透過這個工作坊,讓大家認識每個人因來自不同領域背景,都有獨立的植物歸納方法,從個人系統、群體系統到科學系統,如何產生對話和交互作用。 雨林景觀與感官訓練 對計畫主持人策展人李依佩來說,短短幾個小時的行走,從蜿蜒小路走到稍微開闊的寬道,觀察到各種顏色菌菇類、蘭花、藤蔓植物環抱到仰望參天大樹;用身體感受攀附在百年蓊鬱太平洋鐵木上的肌理;聆聽遠處犀鳥豪響到近身蟬鳴此起彼落;經歷無孔不入的吸血螞蝗的驚嚇突襲,看它吃飽肥大的樣態;看見幾百隻螞蟻協力搬家、無針蜂在百年大樹上的蜂窩建築功力、幾十種不重複的形形色色蝴蝶特有種,到野生紅毛猩猩自由自在地進食休息的生活模樣,大自然無處不讓人驚豔感動。 此外,雨林中林木生長分層明顯,茂密到陽光難以完全穿透到地面,也難以判斷太陽的走向,以及我們到底走了多遠,現在身在哪裡。大多時間,我們還是得依賴森林保護員的引導和知識傳遞,從他們口中了解到雨林植物的本地與拉丁名字,和不同部位用材、乳膠、纖維、食用、飲水、觀賞、觀花、觀葉等功能。 HAkA還為《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成員們安排前往復育地區讓大家為熱帶雨林再種下一棵樹;參觀熱帶雨林溫室,講解哪些植物可以成為動物的食物,漸漸擴大動物們的棲息地,哪些植物能夠兼顧人類經濟生活與動物共存的平衡;進入棕櫚樹田了解棕櫚樹與當地環境破壞的影響,討論國家公園該如何界定保育範圍,不同的機構如何有效分工完成系統性的數據庫建構,並與外界資源相互合作。 進駐研究站期間,我們的行程大部分是早上八點多用完早餐後,便進入雨林,約莫十二點到一點之間回到研究站休息用餐,下午再進去一次,或在研究站附近環境觀察動植物,與當地居民、研究員交談做筆記。六點多左右結束雨林活動,回到研究站晚餐和駐站人員聊天唱歌娛樂消遣,十二點左右就寢。 離開索拉亞研究站前,當地研究員和森林保護員跟我們說:「你們真的很幸運,我們還沒有遇到哪個團體這麼幸運,可以在短短四天內,聽到長臂猿(Gibbon)在附近唱歌、紅毛猩猩(Orangutan)母子在這待這麼久用餐嬉戲。(…) 難得的景觀都被你們遇到了!」 跟隨紅毛猩猩的腳步 來到紅毛猩猩的專門觀測蘇瓦克研究站,生態環境更貼近原始熱帶雨林樣貌,從進入雨林行走,大部分時間都走在泥炭沼澤地區範圍內。上午行走在寬40公分左右的木板步道,相較於前一個研究站地理環境,此刻,我們的心情顯得較輕鬆自在。在雨林中,不同路線的研究隊伍,會用低沈響亮喉音發出聲音辨識彼此的方位,當聲音非常靠近時,表示彼此的觀測目標相當接近;因此我們就與紅毛猩猩研究員交會了。 與我們同行的森林保護員又和我們使使眼色,表示:「你們真的很幸運,遇到紅毛猩猩離我們很近,而且現在正好是她的午餐時間,她在吃的果實是 Malaka」同時,雅加達國立大學的研究員 Tri 說到:「你們看,她現在用手上的毛蘸樹枝上爬的螞蟻,然後再放入口中食用,補充蛋白質。」當紅毛猩猩往某棵樹前進時,只要路不是那麼好走,Tri 就會從腰上抽出一把刀,瞬間前方的空間,就給讓了出來。 (聲音記錄請至:Sound Archive) 在這個研究站,我們還有遇到蘇黎世大學研究員,來自南美洲哥倫比亞的 Luz,她提到:「為了觀察紅毛猩猩的行為,必須早上四、五點出發,因為牠們一天作息已開始,到了中午吃完飯,會找個地方搭建巢午憩。三四點後又開始活動跟晚餐,然後尋找一個合適安全的地方,搭巢睡覺;有時候牠們會用比較厚的葉子做枕頭,非常聰明。」大約到七點多,Luz 與其他研究員陸續回到研究站休息用餐,十點多就寢。 我們觀察到,這些研究員的工作與行程是很辛苦的,平均每隻猩猩的觀察時間,在一個月內要達到2,000小時,重複追蹤紀錄活動範圍、採集糞便、食物製作標本,還要分析跟製作報告!短短地十天行程,我們遇到已在研究站待半年的國際研究員,也遇到第二年進駐研究的印尼研究生;當然這些研究站的駐紮工作人員也都有將近三到十年不等的經驗累積。他們與《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的成員,在這期間,建立起一種人與人之間與自然的信任感。來自策展、藝術行政、記者、影片剪輯者、藝術家兼研究員的多元背景,彼此有著共同的想法 -第一次來到熱帶雨林,帶著謙卑的心態認識大自然,認識這裡的人與他們的工作,思考離開這裡後、回到台灣後,我們還可以再做點什麼。 離開的同時,我們都思考著,還可以再做點什麼 正式離開熱帶雨林前,我們又錄了一段影片。呼應到剛進入雨林前的我們:1)進入雨林後的心得是什麼? 2) 你獲得了什麼? 3)未來你會不會想要再繼續參與這樣的計畫?或是會用什麼方式傳遞你的想法給其他人。最後也邀請一路陪伴著我們的 Irham 和森林保護員 Ibrahim 先生分享這幾天與我們相處的心得。 告別蘇瓦克研究站後,我們來到蘇門答臘象的復育保護站,這是由印尼政府管轄計畫,目標是幫助融入不了群體生活、受人類迫害的大象適應回到野外生活;或,還能夠在大象固定的遷徙路徑,以半野放方式生存。目前保護站有四隻大象,好消息是近半年成功幫助母象受孕,生出一頭小象,希望可以幫助這小象回到野外自然環境生活。 對我來說,《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前往位於赤道0度到北緯3度之間的熱帶雨林,從台灣到亞齊行政區的距離為3,500公里,從亞齊特別行政區研究站到赤道距離為305公里,第一次踏進熱帶雨林比原本想像的還要自在。我們拜訪的季節正為旱、雨季之間,像是進入春季般的過度,枯葉已落而新芽剛起。舉目四望,深色老葉中偶夾帶著翠綠嫩芽,讓人會嗅到一股濃烈而又清新的氣味。 此外,待在雨林研究站期間,我們沒有網路可以用,只能和大自然及周邊的人相處,一開始當然會有點不適應,不過回到城市生活後,大家反而特別懷念沒有科技產品束縛的時光,全身上下好像被大自然淨化了 (笑) 由於行前功課準備還算完善,實際進到雨林裡,濕度約在75%-80%之間,白天和夜晚溫度大約在32度和25度,身上裝備包含防蚊液、水壺、防水登山鞋、快乾衣褲等。成員們的身體狀況都很穩定且健康回到台灣各地。 離開的同時,我們都思考著,還可以在做些什麼… 更多: 文章 I【北蘇門答臘的雨林正面臨更炎熱、更乾燥的氣候】 文章 II【面對氣候變遷的蘇門答臘保育】Continue reading “Return to the happiness of nature – no matter how much we possess in the city, we can’t compare with the endless circle of life in the forests|回歸大自然的幸福感-生活在都市的我們擁有再多,都比不上森林中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A Tree Without Roots – Rebuilding the memory of camphor tree & historical trade|無根的樹 – 從樟樹記憶與歷史貿易共創未來歷史

無根的樹 – 從樟樹記憶與歷史貿易共創未來歷史 A Tree Without Roots – Rebuilding the memory of camphor tree & historical trade. 【緣起 Beginning】 在李依佩和阿里安山‧卡尼阿哥的計畫合作中,延續過去獨立策展人李依佩的東南亞領域研究,我們特別從海上絲綢之路出發,來到物資豐饒,位於巽他海峽、馬六甲海峽、卡里馬達海峽與印度洋之間的蘇門答臘島。伊斯蘭世界的貿易連結了印度洋的最東端和最西端。由於阿里安山‧卡尼阿哥的家鄉在蘇門答臘北方,歷史上一個非常重要的港口城鎮巴魯斯 (Barus),最著名的貿易商品是樟腦。 某天,李依佩和阿里安山討論到樟腦丸這個日常用品的記憶。阿里安山提到,他的家鄉位於蘇門答臘的巴魯斯,他們經常使用樟腦丸防腐和趨蟲,但他卻從未看過真正的樟木,同時,李依佩對樟腦丸的記憶是,奶奶從小會在木頭衣櫃掛上一串粉紅色網狀的樟腦丸袋,每次打開衣櫥,先聞到的便是木頭與有點刺鼻的人造芬多精化學味道的結合。 大部分歷史記載,印尼樟木銷售範圍橫跨印度洋至歐洲,而台灣樟木則多銷往日本;因此我們就在思考,亞洲的樟腦貿易古路,似乎可以在我們兩個的計畫合作中,以民族誌和人類學的研究方法中,運用文獻史料加上行為表演方式,呈現由植物作為第一人稱角色,凝聚加強台灣與東南亞的關係討論。 阿里安山曾於2016年來到苗栗駐村,在駐村的尾聲期間曾拜訪當地的國小,看見一棵800多歲樟樹,當時對他來說,那是他第一次親眼見到樟樹的樣貌,瞬間將自己家鄉的歷史背景遺失的那塊拼圖找回,當時,他只是接受別人的推薦,並不是很清楚知道自己為什麼要來台灣駐村,但在當下,他便找到了回台灣的理由,以及自己為什麼會在這裡的意義。那天下午,他盡可能的採集樟樹葉子帶回工作室,在他最後的幾天快速描寫,像是植物學家採集標本的方式記載,希望可以留下些什麼 我們初步尋找既有文獻,可知:蘇門答臘當地人稱樟腦為卡普爾巴魯斯 kapur barus (簡稱巴魯斯)。回溯到最早穆斯林文獻記載,最早提到巴魯斯的人之一可能是蘇萊曼,他在851年的征服之路寫道:「在凡瑟這片種植園可以獲得優質的樟腦。」 10世紀時,阿拉伯歷史學家馬蘇第寫道:「…… 關於凡瑟,那裡可以取得大量樟腦,只是那邊是個充滿風暴和地震的地方。」到了13世紀,南宋趙汝適在諸蕃志的筆下寫道:「賓蘇是產樟樹的來源之一」。據義大利威尼斯旅行家馬可‧波羅 (Marco Polo) 提到:「來自凡瑟的樟腦是世界上最好的,它的質量好到都是用黃金計價的。」 相較於印尼,台灣的樟腦淵源可追溯到17世紀明鄭時期,由福建、漳、泉一帶,鄭成功領台後,沿海一帶義民紛紛渡海來台,當時漳州本為樟腦製造業之一大中心,所以流傳於漳州的小灶法製腦術遂隨同入台,奠立台灣製樟腦事業之基礎。經過清朝的官營貿易發展,台灣樟腦黃金時代是於日據時期揚名國際。 因此,樟樹記憶成為本次創作的重要靈魂,從歷史脈絡研究與行為藝術共同發展出兩地的藝術合作計畫。我們尋找樟腦專業相關單位合作,進行樟腦史料考察、參觀工廠製作研究,希望與樟樹互動。阿里安山‧卡尼阿哥則進一步透過「樟樹碎木」與「消逝」概念,傳達樟樹產業下帶來的環境問題與人文精神思考。 【過程 Process】作品意象 Concept:樟樹記憶為印尼藝術家阿里安山・卡尼阿哥 (Aliansyah Caniago ) 創作之行為藝術重要靈魂,與李依佩之台灣樟樹歷史脈絡研究,共同發展出兩地藝術合作計畫。透過「樟樹碎木片」與「消逝」概念創作假樹,與周邊自然生長的樹呼應,傳達樟樹產業下帶來的環境問題與人文精神思考。 *植物園區樟樹 Camphor Tree from botanical garden – 從日據時期即被記載的一棵老樟樹 * 作品材質與概念實驗階段 Experiment phase – 田野調查與材質實驗階段Continue reading “A Tree Without Roots – Rebuilding the memory of camphor tree & historical trade|無根的樹 – 從樟樹記憶與歷史貿易共創未來歷史”

Ex-tension: The Dislocation of culture and pattern− Asian contemporary art exhibition|延/伸:文化與媒材的移動關係−亞洲當代藝術群展

延/伸:文化與媒材的移動關係−亞洲當代藝術群展 Ex-tension: The Dislocation of culture and pattern− Asian contemporary art exhibition 緣起:POZNAŃ ART WEEK 2018 主題來自「REDISTRIBUTION」多維概念。它是個專有名詞,指的是各種類型的「再實踐」,包括對圖像,符號和文化模式的挪用和重新解釋。另一方面,它與社會和政治因素參與塑造文化的問題直接相關。在POZNAŃ ART WEEK 2018 邀請下,討論文化和藝術,文本之於社會影響力以及在社會中分配的方式。概述的背景使得創造性干預的每一個動作,都成波茲南藝術場景可見性的重要證明。 策展概念:《延/伸:文化與媒材的移動關係-亞洲當代藝術聯展》展覽將探討亞洲藝術家思考文化與媒材形式的思想傳遞、創新突破,從熟悉的傳統創作媒材:水墨、漆、紙等,探究當代藝術家如何運用傳統技術結合當代觀念與觀者產生互動,顛覆傳統概念,轉化媒材意象,打破習以為常的敘述模式,創造不同的感官經驗,同時考慮了當今社會的科技進步,再次捕捉觀眾真實的感知經驗,嘗試對於未來的當代藝術做出貢獻,讓我們看見藝術語言自身的獨立價值。 中國傳統的藝術形式被認為是水墨畫,僅有水與墨,黑與白色,近處寫實,遠處抽象,色彩單調,意境豐富。老實說,並沒有一個確切的年份,能清楚劃分傳統和當代的界線,但水墨兩字的用法,自二十世紀以來已有多次的詮釋,一直透過半傳統、半實驗性的方式演進,在經年累月的嘗試和錯誤中,引進各種顏料、畫布及視覺嘗試。如此獨特的媒材與概念運用,在藝術家肖旭的宣紙畫和吳季璁的錄像作品中,看見文化以一種優雅細膩的方式延續與創新,而形式上則是充滿大膽的突破與嘗試。水墨不止是媒材,它是一種態度、哲學和世界觀。 越南傳統的漆藝,過去長期使用在物件表面的覆蓋,如傢俱、器皿、神像等,直到1925年河內的印度支那美術學院創立後,漆開始成為繪畫用媒材,結合雕塑、繪畫與工藝的綜合應用。藝術家阮菲菲研究漆藝超過15年,在她的作品中看見了漆藝的突破。初次接觸到她的作品,會以為是運用科技技術來創作,仔細品味,才知道她釋放漆畫的審美習慣,融合數位時代的硬體,重新創造了獨特的感官視角。 除了明顯地看見文化與媒材形式上的思想傳遞,另外台灣藝術家李姿玲與澳門導演張健文,各自發展了獨特的概念討論自己與媒材間的關係。藝術家李姿玲透過收集發票、造紙、風乾、打磨過程中,創造了生活的重量軌跡,身體的反覆勞動,如同工匠般,將日常生活材質轉換為看似平凡卻不尋常的體驗。而在《夜雨》作品中,平凡易丟棄的物件,感性地化身為一種形象的語言,完全自由地滲透在作品和空間、作品和人、以及人和空間,引領我們、滲透我們感官。 澳門導演張健文,在實驗民族誌短片《小說無用》中以日記形式反思小說的功能,巧妙結合聲音方言與畫面,透過視覺媒介提出問題。又在傳統文字閱讀與語言之間,像是越南話、廣東話、韓語、日語的交疊,看見存在東西方文化異同中的身份認同多樣性。 亞洲藝術家延伸生活美學的感官經驗,讓我們看見藝術語言自身的獨立價值。他們從傳統概念創新與再組合,進而思考文化與形式的共存。從媒材的存在、材質的被取代性、物質本身的自然性與抽象概念的探討,創造藝術的當代性與未來思考。 Exhibition duration:June 1- July 10, 2018 Opening:June 1, 15:00 Exhibition Artist: Taiwan:吳季璁 Wu Chi Tsung、李姿玲 Lee Tzu-Ling 、何灝 Ho How Indonesia:阿里安山‧卡尼阿哥 Aliansyah Caniago Vietnam:阮菲菲 Nguyen Oanh Phi PhiContinue reading “Ex-tension: The Dislocation of culture and pattern− Asian contemporary art exhibition|延/伸:文化與媒材的移動關係−亞洲當代藝術群展”

「展覽 Exhibitions」微光/真實,越南 The glimmer that we see/ Vietnam

《微光/真實,越南The glimmer that we see/ Vietnam》展覽資訊: 展出日期:2014.3.08~2014.04.03 展覽時間:週二至週五11:00-19:00 週六13:30-21:00 展出地點:福利社FreeS Art Space,台北市中山區新生北路三段82號B1 策展人:李依佩 展出藝術家:Tuan Mami、林正尉、林孝順、林婉玉、張公松、張恩滿、黃博志、黎氏兄弟(Le brothers)、盧彥中 開幕暨Artist talk:3/8(六)19:00 藝術家:Le brothers 越南駐村經驗分享:3/15(六)15:00 藝術家:林正尉、盧彥中、張恩滿、林婉玉、黃博志、李依佩、孫以臻 策展簡述: 文/李依佩 有眼有耳的人都會知道,一個人無法隱藏任何秘密。就算他的唇齒緘默,指尖也會喋喋不休,每個毛孔都會洩漏他的秘密。 —佛洛伊德 以《微光/真實,越南The glimmer that we see/ Vietnam》為題的展覽是從越南為一出發點,並以展覽作為另一種真實的縮影,彰顯生存現實以不同的脈絡交織在我們眼前。儘管我們接受全球化快速的資訊,主流媒體表像錯覺仍有機會將我們導向忽略的生活面向,或許不曾察覺現實生活中的某些生命過程,與特定文化處境中的遭遇,但是通過聆聽那幽微而撞擊的聲響,促使我們重新理解原先被視為理所當然的秩序。 身體穿透 尤其在如今這各種社會景觀淩駕於個體生存的本質之上的時代,通過身體去產生論述,在短時間內是難以被呈現的。而形而上的精神性,往往需經某種路徑才能到達我們所感知和存在的現實世界,這個路徑以「身體」為媒介,讓身體本身更貼近「身體性的有感意識」。 而生活中的真實往往與人的意識和精神世界難以切割,在「身體感知」過程中將幽微的真實赤裸地顯現出來。然而我要說的是「身體」如何成為用於藝術生產和文化批判的某種「語彙」,這些「語彙」背後的文本脈絡,會透過我們接收到的歷史性、社會性、政治性以及其他種種因素被建構起來,而不僅僅是人的現實狀態。 縮影 展覽作為另一種真實的縮影,生存現實以不同的脈絡交織彰顯。這個展覽不採取宏大的敘事,亦非只是要將各種不同的生活現實,以個別的觀點或手法再現而已,是要透過創作者與觀察者的主觀意識共同構築出不同的文化景觀,其傳達與載負的意義與目的,正如艾德華‧薩依德(Edward W. Said)曾所揭示的,「…問題在於如何調和自己的認同和自己的文化、社會、歷史的真實情況以及其他的認同、文化、民族的現實。」這是對自我與他者、國家與國家、文化與文化之間的關係如何被形塑的探源,藉此我們得以重新找到自身的位置,甚至,再次連貫我們與周遭的人事和時空,並重新敘述個人與這個世界的關係。 然而我們也必須承認,你我都難以脫離文化價值觀的殖民,因此在試圖解析並審視社會帷幕內的複雜紋理的同時,我們也要理解其無所不在的政治關係;若要省視洞察文化的來龍去脈,我們必須從「聆聽」開始。 —– Media:台北村落之聲、福利社 《微光/真實,越南The glimmer that we see/ Vietnam》 Exhibition:2014/03/08 – 2014/04/03 Opening&Artist Talk:2014/03/08 (SAT) 19:00 Location:FreeSContinue reading “「展覽 Exhibitions」微光/真實,越南 The glimmer that we see/ Vietnam”

「展覽 Exhibitions」無境之路 Path to nowehere

Today’s Treasure Hill Artist Village covered with a complex history, from the Qing Dynasty – Zhang/Quan style Guanyin Temple, the Japanese military warehouses, firing post construction of Nationalist government, and illegal military community. Treasure Hill itself exists and shows ethnical diversity. After WWII, a large number of mainlanders from the initial mainland moved to Taiwan,Continue reading “「展覽 Exhibitions」無境之路 Path to nowehere”

「記錄 Records」Flaneur in the Insular Cities, Art talk in Taipei|漫遊島城藝術家座談

In order to introduce more concept with audience, we have a talk in Taipei, hosted by Nan-hai Gallery. Insular Cities drowned in Western ideology: the orientation of Asian photography From Festoon Islands to Republic Indonesia, an area with astounding natural surroundings and diverse cultures, young Asian artists here attempt to define the concept of contemporary photographyContinue reading “「記錄 Records」Flaneur in the Insular Cities, Art talk in Taipei|漫遊島城藝術家座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