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eding Future: Rainforest Research Project @Aceh, Indonesia|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印尼亞齊

我們很高興地宣布《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在島嶼城誌上刊載。您可以在此〖下載〗完整電子版內容。如果您想進一步詢問,請與島座放送 Islandset.com 聯繫。 We are so happy to announce that the “Seeding Future: Rainforest Research Project” is published by Insular City Zine. You can download〖 here 〗for completed version. If you have further inquiry of receiving the Insular City Zine, please contact with Islandset.com 謝謝植物採集家洪信介、竹圍工作室張筱翎、採集人共作室陳科廷、台北植物園淑惠姊、牯嶺街書香創意市集、南海藝工作室陳姵潔。 Thanks to Plant Hunter – Hong Xin Jie, Bamboo curtain studio – ChangContinue reading “Seeding Future: Rainforest Research Project @Aceh, Indonesia|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印尼亞齊”

Return to the happiness of nature – no matter how much we possess in the city, we can’t compare with the endless circle of life in the forests|回歸大自然的幸福感-生活在都市的我們擁有再多,都比不上森林中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主要於2019年07月29日至 2019年08月09日期間進行。整體行程安排成員陸續抵達印尼蘇門答臘島棉蘭市集合、與當地主辦單位HAkA會合且與本計畫參與成員相見歡、出發前往索拉亞及蘇瓦克研究站各駐地三晚,與當地森林保護員和研究員探索森林動植物樣貌,以及藝術或創意參與可能性。(For English documentary please click Seeding Future) 我們出發吧! 我們一行人早上七點三十分從棉蘭出發,搭了七個多小時的車抵達南亞齊省的葛隆邦村莊,接著換乘長型木船,中途看見河上婦女裹著沙龍沐浴洗衣、孩童玩耍的純璞風光,也體驗到了赤道氣候的變化,半路上就下起雨來了,經過兩個多小時船程,到達研究站停船點約莫晚上六點多,沒想到還需要在黑暗中再攀爬一小段山路,經過一條小溪,終於在七點半多看見高腳木屋裡的燈光與聽見人們的說話聲。沒想到,在同個島嶼上,我們花了十二小時才到達目的地。 因剛淋過雨,加上平時欠缺運動,突然爬這段山路,讓我喘得上氣不接下氣,就算抵達研究站時,也只能以某種放空狼狽模樣現身在當地人眼前。不過,研究站廚師們早已幫我們準備好熱茶和晚餐,啜下一口暖暖熟悉的烘焙紅茶味,幸福感倍增。用過晚餐,洗過冷水澡,安頓好行李和床鋪後,大家一起討論這趟計畫的目的和各自需要協作的想法。也將展開接下來,大家透過各自不同的觀察研究方法,如何與當地人互動、與成員們學習與合作、同時思考雨林與我們的關係。 隔天早上,用完早餐踏入雨林前,每個人都錄了一小段影片,影片呈現三大思考:1) 大家對雨林印象/記憶來源為何?2)進到雨林後,想採集/獲得/看見/聽到什麼?3)為什麼這次的《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對你/妳很重要? 然後,啟程前,由藝術家與植物研究員陳科廷為我們安排了一個植物觀察研究工作坊,主軸是收集五樣你覺得很有特色的植物,回到研究站時候我們再進行討論和小遊戲。透過這個工作坊,讓大家認識每個人因來自不同領域背景,都有獨立的植物歸納方法,從個人系統、群體系統到科學系統,如何產生對話和交互作用。 雨林景觀與感官訓練 對計畫主持人策展人李依佩來說,短短幾個小時的行走,從蜿蜒小路走到稍微開闊的寬道,觀察到各種顏色菌菇類、蘭花、藤蔓植物環抱到仰望參天大樹;用身體感受攀附在百年蓊鬱太平洋鐵木上的肌理;聆聽遠處犀鳥豪響到近身蟬鳴此起彼落;經歷無孔不入的吸血螞蝗的驚嚇突襲,看它吃飽肥大的樣態;看見幾百隻螞蟻協力搬家、無針蜂在百年大樹上的蜂窩建築功力、幾十種不重複的形形色色蝴蝶特有種,到野生紅毛猩猩自由自在地進食休息的生活模樣,大自然無處不讓人驚豔感動。 此外,雨林中林木生長分層明顯,茂密到陽光難以完全穿透到地面,也難以判斷太陽的走向,以及我們到底走了多遠,現在身在哪裡。大多時間,我們還是得依賴森林保護員的引導和知識傳遞,從他們口中了解到雨林植物的本地與拉丁名字,和不同部位用材、乳膠、纖維、食用、飲水、觀賞、觀花、觀葉等功能。 HAkA還為《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成員們安排前往復育地區讓大家為熱帶雨林再種下一棵樹;參觀熱帶雨林溫室,講解哪些植物可以成為動物的食物,漸漸擴大動物們的棲息地,哪些植物能夠兼顧人類經濟生活與動物共存的平衡;進入棕櫚樹田了解棕櫚樹與當地環境破壞的影響,討論國家公園該如何界定保育範圍,不同的機構如何有效分工完成系統性的數據庫建構,並與外界資源相互合作。 進駐研究站期間,我們的行程大部分是早上八點多用完早餐後,便進入雨林,約莫十二點到一點之間回到研究站休息用餐,下午再進去一次,或在研究站附近環境觀察動植物,與當地居民、研究員交談做筆記。六點多左右結束雨林活動,回到研究站晚餐和駐站人員聊天唱歌娛樂消遣,十二點左右就寢。 離開索拉亞研究站前,當地研究員和森林保護員跟我們說:「你們真的很幸運,我們還沒有遇到哪個團體這麼幸運,可以在短短四天內,聽到長臂猿(Gibbon)在附近唱歌、紅毛猩猩(Orangutan)母子在這待這麼久用餐嬉戲。(…) 難得的景觀都被你們遇到了!」 跟隨紅毛猩猩的腳步 來到紅毛猩猩的專門觀測蘇瓦克研究站,生態環境更貼近原始熱帶雨林樣貌,從進入雨林行走,大部分時間都走在泥炭沼澤地區範圍內。上午行走在寬40公分左右的木板步道,相較於前一個研究站地理環境,此刻,我們的心情顯得較輕鬆自在。在雨林中,不同路線的研究隊伍,會用低沈響亮喉音發出聲音辨識彼此的方位,當聲音非常靠近時,表示彼此的觀測目標相當接近;因此我們就與紅毛猩猩研究員交會了。 與我們同行的森林保護員又和我們使使眼色,表示:「你們真的很幸運,遇到紅毛猩猩離我們很近,而且現在正好是她的午餐時間,她在吃的果實是 Malaka」同時,雅加達國立大學的研究員 Tri 說到:「你們看,她現在用手上的毛蘸樹枝上爬的螞蟻,然後再放入口中食用,補充蛋白質。」當紅毛猩猩往某棵樹前進時,只要路不是那麼好走,Tri 就會從腰上抽出一把刀,瞬間前方的空間,就給讓了出來。 (聲音記錄請至:Sound Archive) 在這個研究站,我們還有遇到蘇黎世大學研究員,來自南美洲哥倫比亞的 Luz,她提到:「為了觀察紅毛猩猩的行為,必須早上四、五點出發,因為牠們一天作息已開始,到了中午吃完飯,會找個地方搭建巢午憩。三四點後又開始活動跟晚餐,然後尋找一個合適安全的地方,搭巢睡覺;有時候牠們會用比較厚的葉子做枕頭,非常聰明。」大約到七點多,Luz 與其他研究員陸續回到研究站休息用餐,十點多就寢。 我們觀察到,這些研究員的工作與行程是很辛苦的,平均每隻猩猩的觀察時間,在一個月內要達到2,000小時,重複追蹤紀錄活動範圍、採集糞便、食物製作標本,還要分析跟製作報告!短短地十天行程,我們遇到已在研究站待半年的國際研究員,也遇到第二年進駐研究的印尼研究生;當然這些研究站的駐紮工作人員也都有將近三到十年不等的經驗累積。他們與《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的成員,在這期間,建立起一種人與人之間與自然的信任感。來自策展、藝術行政、記者、影片剪輯者、藝術家兼研究員的多元背景,彼此有著共同的想法 -第一次來到熱帶雨林,帶著謙卑的心態認識大自然,認識這裡的人與他們的工作,思考離開這裡後、回到台灣後,我們還可以再做點什麼。 離開的同時,我們都思考著,還可以再做點什麼 正式離開熱帶雨林前,我們又錄了一段影片。呼應到剛進入雨林前的我們:1)進入雨林後的心得是什麼? 2) 你獲得了什麼? 3)未來你會不會想要再繼續參與這樣的計畫?或是會用什麼方式傳遞你的想法給其他人。最後也邀請一路陪伴著我們的 Irham 和森林保護員 Ibrahim 先生分享這幾天與我們相處的心得。 告別蘇瓦克研究站後,我們來到蘇門答臘象的復育保護站,這是由印尼政府管轄計畫,目標是幫助融入不了群體生活、受人類迫害的大象適應回到野外生活;或,還能夠在大象固定的遷徙路徑,以半野放方式生存。目前保護站有四隻大象,好消息是近半年成功幫助母象受孕,生出一頭小象,希望可以幫助這小象回到野外自然環境生活。 對我來說,《未來種子─熱帶雨林調查研究計畫》前往位於赤道0度到北緯3度之間的熱帶雨林,從台灣到亞齊行政區的距離為3,500公里,從亞齊特別行政區研究站到赤道距離為305公里,第一次踏進熱帶雨林比原本想像的還要自在。我們拜訪的季節正為旱、雨季之間,像是進入春季般的過度,枯葉已落而新芽剛起。舉目四望,深色老葉中偶夾帶著翠綠嫩芽,讓人會嗅到一股濃烈而又清新的氣味。 此外,待在雨林研究站期間,我們沒有網路可以用,只能和大自然及周邊的人相處,一開始當然會有點不適應,不過回到城市生活後,大家反而特別懷念沒有科技產品束縛的時光,全身上下好像被大自然淨化了 (笑) 由於行前功課準備還算完善,實際進到雨林裡,濕度約在75%-80%之間,白天和夜晚溫度大約在32度和25度,身上裝備包含防蚊液、水壺、防水登山鞋、快乾衣褲等。成員們的身體狀況都很穩定且健康回到台灣各地。 離開的同時,我們都思考著,還可以在做些什麼… 更多: 文章 I【北蘇門答臘的雨林正面臨更炎熱、更乾燥的氣候】 文章 II【面對氣候變遷的蘇門答臘保育】Continue reading “Return to the happiness of nature – no matter how much we possess in the city, we can’t compare with the endless circle of life in the forests|回歸大自然的幸福感-生活在都市的我們擁有再多,都比不上森林中生生不息的生命力”

Arts liberate Intramuros!-1st Manila Biennale|藝術解放菲律賓西班牙王城區!-首屆馬尼拉雙年展

2018年為東南亞當代藝術的重要年度,率先由菲律賓於2月份舉辦首屆馬尼拉雙年展,穿梭在亞洲變化的歷史洪流中,走訪肅穆的歌德式教堂與新面目的監獄廢墟,看見寧靜的戰後遺跡與熱鬧的今日活動,真切地感受菲律賓馬尼拉厚沉沉的歷史與驟變。接著10月份即將到來的首屆曼谷雙年展、首屆泰國雙年展,亦是東南亞當代藝術的重要國際盛事一環,在和平與革命中,尋探藝術文化新舊交織的未來永續。

In spring, Asian art scene starts from Singapore – 2018 Singapore Art Week|春季裡的亞洲藝術盛事,從熱帶國家新加坡開始-2018年新加坡藝術週

新加坡,無疑地,是塊將東南亞當代藝術與文化精神揮灑地淋漓盡致的區域。每年一月,亞洲藝術盛事便開始覺醒,從熱帶國家新加坡開始,由南向北移動到菲律賓、香港台灣、日本及韓國各地綻放。

Batik Story Project @Surabaya, Indonesia|蠟染故事計畫-印尼泗水

自然中的創意與寶藏 – 蠟染故事計畫 The creativity and treasure of the nature – Batik story project Sebuah kreatifitas dan khazanah dari alam – Batik Story projek 蠟染已經是印尼最重要的傳統工藝,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文化。 Batik is the most important tradition and an indispensable culture in Indonesian life. Batik adalah seni tradisional paling penting di Indonesia.   Batik memiliki esensi budaya dalam kehidupan. 細着藝術今年已經是第九年來到印尼了。這次受到韓國美術館 TotalContinue reading “Batik Story Project @Surabaya, Indonesia|蠟染故事計畫-印尼泗水”

Roadshow Taiwan 2017 – Amis tribe for Sad Village|臺灣後山行阿美族砂荖部落

文/Text|李依佩/Yipei Lee 計畫的開始來自一場旅行,而書寫是我們的記憶的共同起點。 很開心受台灣藝術單位阿斯匹靈計畫策展人吳尚霖邀請,與韓國私人美術館 Total Museum 策展人、韓國和台灣藝術家們進行一場臺灣後山行的原民之旅。為期五天的旅行,我們從台北京站出發 − 宜蘭羅東 − 花蓮光復鄉砂荖部落、大和蔗工、太巴塱部落 − 台東電光部落、都蘭、美麗灣、糖廠、台東歷史博物館、台東美術館 − 台北火車站。循著東部鐵路海岸線,將心歸零,重新認識我們的海洋、島嶼、天空。

Loneliness is the reality and the ultimate achievement: Alberto Giacometti retrospective|孤獨是現實也成就極致:阿爾伯托·賈柯梅蒂回顧展

文|李依佩  Text|Yipei Lee 「我創作並非是為了做出漂亮的油畫或者雕塑。藝術僅是一種眼之所見的呈現方式。不論我看到什麼,它們總能使我感到驚奇而難以捉摸,我不能確認自己究竟看到了什麼。這太複雜。所以我們必須嘗試以最簡單的形式複製,以實踐我們的所見。」 — 阿爾伯托·賈柯梅蒂

The new access for supporting Art Projects – Art Space and Crowdfunding Program|開闢一道藝術專案新航線 – 藝術空間與群眾募資

文/Text|李依佩/Yipei Lee 2013年,筆者曾花了將近兩個月的時間在東南亞上空飛來飛去,造訪不同文化和民俗風情的城市。在東南亞城市中遊走探索,是最幸福不過的一種享受了,當然前提是我們要能不帶任何以偏概全的想法、尊重當地的文化、才有辦法真的貼近而瞭解他們。東南亞城市藝術空間的造訪,給了我非常多的啟發,建立一個微型開放資料庫,不論是以雜誌、部落格、或臉書等媒介公開介紹,至於是不是大家想要的資訊,見仁見智;個人想法,說的是一整個環境的故事。 這近幾年當中,一方面在創業環境底下工作,向科技新創學習邁進;一方面同時作為獨立策展人,自發性地策劃執行藝術計劃是非常幸福的一件事。在台灣沒有幾個工作環境,可以這樣讓我們邁向全人的學習,進步並改善環境! 想說的是,「自發性」與「被指派任務」的最大差別就是計畫主持人的心態、資源的組成與運用,而兩者之間當中有個較艱難的地方與創業相近的經驗,就是如何從概念發展到計畫到執行完成,是一個確確實實0到1的過程。獨立策展人以內容為主要出發點,透過研究、調查、尋求方式、到展覽呈現,若能帶動不同環節,像是藝術家、藝術工作方式、展覽方式、工作模式、以及不同藝術部分的核心觀念的前進,保有多元性的交流與留存,便是最有價值的地方。 在新創科技環境中,多數則以產品為主要出發點,初期透過研究、測試、市場調查、到一個個解決面臨的環境問題,不論是法規、金融、消費者習慣等,最後看見數字的增加,不外乎有一種快感。而內容與價值觀的知識若有似無半隱藏在各個環節之中,形成一個企業核心價值。活在當代,我認為兩者不僅可以跨領域結合,運用得當的話更可以得到加乘效應。 藝術市場與整個全球經濟體制的關聯性,從2014年巴塞爾藝術博覽會開始為藝術家進行群眾募資計畫,可窺見一斑。就個人推測: 一、科技新創的方式成為主流,成為越過地方政府、畫廊、博覽會等層層繁複的手續綁架,直接取得國際市場的反應。當然這當中可能直接產生藝術家與買家 (潛在收藏家) 接觸的路徑。而博覽會與群眾募資平台的合作,可以取得大量數據準確分析,可以輔助博覽會的未來判斷,以及更貼近普羅大眾的喜好,建立適當的藝術計劃策略。 二、將資源從實體與線上連結,實體平台提供給畫廊經營品牌,線上互動則可將部分資源移轉回饋藝術家,跨國際跨領域的計畫,將能夠激起以下兩種主要目標。  不同區域的藝術產業提供較落地深耕的知識培養、或藝術教育。 新興國家藝術市場的未來預測與壟斷,但不排除可能會有同質化的可能性。 2014年到2015年,巴塞爾藝術博覽會共指導25個藝術專案,分布於不同國家,其中較引起國際關注的是位於越南胡志明市 -Sàn Art。作為越南當代藝術最重要的非營利單位,Sàn Art 駐村計畫迫切需要一筆資金,他們不斷嘗試向外開拓各種不同的募資模式。 為了改善越南當代藝術圈缺乏教育推廣資源與機會的情況,2012年 Sàn Art 創辦每年兩次、每次邀請三位藝術工作者進駐創作的 Sàn Art 實驗室駐村計畫。回想當時2013年,恰巧遇上 Sàn Art 實驗室剛成立,招募第二次的藝術家駐村計畫,在這2年多當中, Sàn Art 實驗室不但提供眾多新銳藝術家自由創作的空間,許多創作者也在這段期間發展出對自身國家與歷史文化深具省思的藝術作品。 筆者也與 Sàn Art 再次進行對話,重新瞭解Sàn Art 實驗室駐村計畫: Q1) Sàn Art 實驗室的獨特性為何? 答:Sàn Art 實驗室位於胡志明市,由藝術家成立組成的獨立空間,所扮演的角色側重於藝術家在對話中學習自我,以及今後瞭解藝術家為什麼今天成為藝術家的動機。每個參與計畫者都會與我們所謂的「說話的夥伴」配對。有時候這個說話的夥伴是一位資深藝術家、或策展人、或學者、或建築師、或歷史學家,抑或具有類似興趣和相關專業知識的個人。這位「說話的夥伴」可以是聆聽者、挑戰者、討論者,或是藝術家在接下來6個月計畫中的導師。 除了策劃國際講座討論區域文化和社會的歷史,Sàn Art 還創辦一個如何成為當代藝術家的工作坊,教導藝術家如何寫藝術計劃、如何申請經費補助,或是如何在觀眾面前表達自己的作品。 Q2) 能不能請 Sàn Art 跟我們分享是如何在群眾募資平台上的準備,從募資當中強調 Sàn Art 實驗室哪些部分的重要性? 答:在越南Continue reading “The new access for supporting Art Projects – Art Space and Crowdfunding Program|開闢一道藝術專案新航線 – 藝術空間與群眾募資”

Maju kena, mundur kena (Neither forward nor back) – 2015 Jakarta Biennale|無論前進或後退 – 2015 雅加達雙年展

文|李依佩 Yipei LEE 每年11月氣候邁入微涼, 正是東南亞許多國家藝術活躍的時刻, 從民間草根性自行發起的國際藝術節,像是菲律賓馬尼拉WSK 2015數位聲音藝術節、萬隆音樂藝術節、雅加達DWP 2015和越南胡志明市 KaleidoSoup 數位藝術節等;或是國際與一般民間盛大參與的則有日惹雙年展,和11月14日剛開幕的雅加達雙年展,都是印尼重要的活動;當然在緬甸大選後,藝術活動也有機會更加活躍,也值得大家踏出去認識東南亞地區的各種不同文化。 由英國策展人 Charles Esche 協同六位印尼年輕策展人共同策劃主題「Maju kena, mundur kena (Neither Forward nor Back) 無論前進或後退」總共有42位印尼藝術家以及28位國際藝術家。雅加達雙年展這次的目的意味著什麼,在目前的文化社區,作為藝術家,或許不再陷入過去或未來的烏托邦夢想的任何留戀。所有的策劃重點是回應當今社會的作品,思考它的經濟、政治、環境和情緒狀況。希望通過尋找,回到藝術家本身,如何反映和記錄存在於藝術家身邊發生的現況,以及他們如何從他們所瞭解的社會行為中反應出來。就筆者觀察目前的印尼當代藝術,既不是停留在回顧過去的窠臼想法,也不是一昧追求當下流行論述,而是更忠於當下的狀態。  在印尼什麼事情都有可能發生,這裏的狀態,使得雙年展走出美術館白盒子框架,在兩大棟寬敞的倉庫展覽,第一棟可以看到接待空間、有商店、孩童區、媒體區和休息區,隔壁有攤販集中飲食區,在最旁邊還有屬於滑板、單車愛好者的滑板區,裏頭正有人拍著電影。接著往後走到第二棟,便是主要展覽區,對筆者來說,很難一眼分辨六位策展人的特色,或者可以說這個雙年展的氛圍加強了印尼腹地龐大的各地區溝通合作。 展覽中許多藝術家從人類重要資源海洋、河流概念出發,印尼藝術家 Tita Salina 的錄像作品和裝置,反映了居住在海邊水上人家對於環境處置的態度,大量的垃圾被拋入海中,藝術家試著與當地居民進行淨海行動,蒐集大量垃圾成為一裝置提醒觀眾;如同今年七月一只幼鯨擱淺在台中港,看見胃部塞滿了10公斤的垃圾,導致抹香鯨死亡,人類對環境的破壞甚巨。泰國藝術家 Araya Rasdjarmrearnsook 的錄像作品中,有一個小女孩和一隻狗坐在電視機前面不動,媒體大量的暴力、色情資訊不停地播放,讓整個畫面像是劇中劇的人生肥皂劇,訴說現今社會對媒體的警覺意識,也像是一個科幻影片的場景。 雅加達雙年展從發生的場域、藝術家作品型態、周邊攤販市集和滑板場的區域設計、倉庫外牆女性藝術家塗鴉創作等,皆脫離不了介入「現今社會」的大大小小範圍,筆者認為繪畫創作的下降以及數位媒體的作品產出大幅增加,真實地反應亞洲地區國家的當代藝術從繪畫到進入網路時代大量數位媒體遍佈各地的潮流,同時當雙年展大門直接向公共領域敞開時,該如何掌握這段時間的力道與影響,或許可以從滿滿三、四十場的研討會討論和現場表演藝術和活動的頻繁連結略知一二。 相關網站:東南亞最新資訊 & 觀察

The observ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contemporary art in 56th Venice Biennale|從威尼斯雙年展看東南亞當代藝術

Forward:First of all, many thanks to the media platform named 「PASSAGE湃思記」 invite me to be one of author to focus on Southeast Asian art activities.   It’s so happy that more and more people start to pay attention on the art scene in Southeast Asian countries. Aside from each article to introduce independent art institutes,Continue reading “The observation of Southeast Asian contemporary art in 56th Venice Biennale|從威尼斯雙年展看東南亞當代藝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