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w it looks like in Jogja artist fair – ART JOG 14|日惹藝術家博覽會樣貌 – ART JOG 14

Article, Photos by yipei lee
文、圖|李依佩

今年的日惹藝術家博覽會比起往年更國際化。你不會相信,比起去年的8,000人,今年開幕更湧進超過了10,000人的藝術喜好者紛紛出現於此。ART|JOG|14 藝術家來自印尼雅加達、巴里島、萬隆、日惹、泗水、索羅、坦格朗,新加坡、澳洲、日本、荷蘭,以及2位客座藝術家;美國行為藝術之母-瑪莉娜·阿布拉莫維奇、日本teamlab等,共103位藝術家齊聚一堂。

6月6日下午3點為預展開幕,ART|JOG|14邀請印尼當前最有影響力的行為藝術家Melati Suryodarmo,身為女性的她,身上的鈴鐺,面具上滿滿的針,還有表演當中不斷地透過身體表達女性軀體與社會環境的關係,如同鈴鐺一樣不論是自發性或被動性只要有所動作,即發出代表著愉悅、或曖昧、或警告的聲響,而面具上的針,就我個人的解讀,是在隱喻一種認同塑造、或是藉由臉部可辨別身份刻意營造一種與空間、與階級的特定衝突騷動,持續超過1個小時的表演,再加上東南亞的熱天氣也就更人難以平靜了。

而預展的好處是,沒有那多人同時擠進來,比起臺北雙年展還要隨性,可以自在拍照和藝術家聊聊天,但就缺少了主辦單位,不論要promote ART|JOG 或印尼藝術家的那份高度企圖心與明確的主題性引導。6月7日開幕當天下午,有趣的是他們找來了交響樂與搖滾樂的合作演出,傍晚十分的戶外餐會也遇見了來自各地的朋友、到了9點後策展人、藝術家、藏家、不論是誰都前往OxenFree繼續afterparty的狂歡和Karraokeeeeee!。

Melati Suryodarmo, photo by yipei lee
Performance by Melati Suryodarmo
commission work by Samsul Arifin
Commission work by Samsul Arifin
Artwork by Heri Dono
Artwork by Heri Dono
Artwork by Agus Suwage
Artwork by Agus Suwage
Artwork by Agan Harahap
Artwork by Agan Harahap
Artwork by Agan Harahap
Artwork by Agan Harahap
Artwork by Edwin R.
Artwork by Edhi Sunarso
Artwork by Mella Jaarsma
Artwork by Mella Jaarsma
Artwork by teamLab
Special guest artist, Artwork by teamLab
Artwork by Marina Abramovic
Special guest artist, artwork by Marina Abramovic
ART|JOG|14
ART|JOG|14
ART|JOG|14
ART|JOG|14
ART|JOG|14
ART|JOG|14
ART|JOG|14
ART|JOG|14

隔天6月8日在Lenggeng Art Fundation的Art Discussion也很豐富,主題為:EMPOWERED: New Relations, Dynamics, and Strategies in Contemporary Asian Art Scene Today.

上午有關藝術社區的討論,邀請了越南、馬來西亞、印尼的藝術單位分享他們的經驗與策略。而下午的討論則是市場導向策略,最引人注目的就是,在全球擁有13家畫廊的高古軒,代理全球超過100位著名藝術家,今年選擇了東南亞的印尼,作為亞洲的一新據點。我想我是真的很幸運在這,不論是獨立空間或是商業範圍,都能聽到不同角度的聲音,而大家依舊還是可以相互和諧相處。

Art Discussion
Art Discussion
Art Discussion
Art Discussion
Art Discussion
Art Discussion

為什麼會每年都來到印尼呢?

因為….在這裡當代藝術圈總是感到特別熱鬧而且溫暖。來自東南亞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等四面八方策展人、印尼當代藝術重要藝術家們、印尼的新舊藏家們、蘇富比教授,呈現著滿滿的社會現狀與討論各種know-how。他/她們對於來自台灣的小編,從不吝嗇地分享了許多經驗與討論。日惹這個城市不算特大,生活中的文化與當代藝術關係卻看得既緊密又過癮。不論如何,菲律賓/馬來西亞/印尼與澳洲等鄰近國家的互助力量,以及有能力的藝術家依舊幫助新生代藝術家,這個城市總是擁有驚人的包容力和起飛的力量。

除了太多甜蜜之外,過了兩年、三年後再相見,更像超級大家庭,我們開始相互照顧彼此下一代的小朋友們。更重要的是,在這裏只要你想要接觸藝術沒有貧富賤貴階級之分,比起台灣獨立斤斤計較的高姿態,印尼甚至是東南亞的藝術圈就像大地之母一樣,尊重且包容不同。來自不同世界,看見的笑容多過皺眉頭,想像力總是恰到好處。

[題外話] 小編好久沒有搭Garuda(印尼航空)從雅加達轉機到日惹了,抵達雅加達辦完落地簽時,也只剩下一小時不到就要起飛,看到前面滿滿的阿拉伯人,長長的隊伍和印尼人的樂活慢效率,原本很擔心會錯過班機,結果地勤人員人很好,他跟我說飛機一定會等我,也會保證我搭得上,要我還是先排一下隊。結果因為動作真的太慢了,時間又剩下20分鐘左右,於是地勤人員把我找過去,讓我走”crew專用” 快速走道!!!(還頗爽的)

還有啊,每次去辦落地簽時,都會被海關人員問「我明明是當地人,為什麼要辦落地簽(實際上我拿出綠色台灣護照時,她們都會跟我說不好意思)」這回在雅加達轉機時,我依然又被視為當地人,還讓我去排印尼華人(Kita)隊伍。平常走在街上買東西、搭車去哪邊、連回台灣在飛機上的空服人員都只跟我說印尼話,還被台灣人認為我是來台灣唸書的….. 實際上我也慢慢聽得懂印尼話,有些時候也能用印尼話回答和對談,看來我真的很融入當地了。下次再去印尼的話,我要去置產了拉!

IMG_3292 IMG_3029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