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錄 Records」觀察筆記 Just observation in Southeast/Asia

2008年印尼當代藝術在國際上掀起一波高潮,提早進場的藝術家、藏家、畫廊陸陸續續都獲利不少。由藝術市場帶起的周邊效應,波動了新舊文化、人、事、物各方面彼此間的漣漪。我也因此成為那其中的漣漪。當時大部分的人,除非到峇里島度假、除非公司出差、除非有資金贊助,否則根本不會有太多人願意主動花自己的錢,到所謂的東南亞國家(第三世界國家),觀察當地當代藝術,更不用說持續4年、5年了。

而當原本極度開放的台灣藝術市場瞬間被國際商業中心的香港免關稅、低關稅等各種政策取代後,整個亞洲國際藝術重心轉移到北京798或香港,台灣更像個失寵的女人不知所措了好一陣子。中國的當代藝術市場如久旱逢甘霖般活絡了起來;印度當代藝術市場曾因一時的解套彷彿在國際當代藝術市場上亦扮演著舉足輕重的角色。而在台灣的主流重心被分為了三類,一是中國;二是歐美;三是屬於非西方主流,包含東歐、東南亞各國、南美…等。

2010年底當時邀請印尼藝術家來做表演藝術,除了台灣人表面上很會客套之外,實際上的文化交流也都原封不動。結果那位印尼藝術家與東南亞當代藝術拍賣市場上最高價的藝術家一起工作一起成長一起環遊世界。亞洲對於藝術的補助經費,日本、台灣、新加坡算是出手大方,但真正在藝術多元的研究、保存、保護、維持,大多也侷限在主流歐美文化。東南亞各國只有宗教、教育等正當目的才有辦法獲得經費出國,對他們來說,搭乘廉價航空還算是勉強負擔的起的消費,更不用說獨立團體、獨立空間的駐村計畫、國際展覽,每一次都是相當寶貴的機會。 (這裡的出國是指離開東協以外,新加坡當時還不算主流,台灣對他們來說就算是出國)

馬上,2011年當年的 Art Stage Singapore開始將重心放在”We are Asia”,新加坡官方美術館更大膽地取消參加威尼斯雙年展,將大量資金投資於建立 Southeast Asia & Asia Pacific 社群,直到2014年今天,拜訪 Art Stage、Gillman Barracks、Singapore Biennale的台灣藝術相關人士大幅增加。越南、馬來西亞、印尼、菲律賓、新加坡之間的藝術合作次數,也托廉價航空之福,節省不少成本而大幅增加。

反觀台灣政府看似沒有退步,但相較於不少國際重量級歐美外資畫廊進駐香港;中、日、韓、德、印尼、菲律賓東南亞各國畫廊進駐新加坡,歐美各國的機構進駐緬甸,其他地區的突飛猛進,台灣當代藝術圈夾在宏大的亞洲、美國與東南亞之間,我們有機會扮演國際間一文化十字路口的角色做到了嗎? 我知道有很多文化在台灣的能見度也算高,包容度也很大,可是連台灣自己的文化都難以落地深根的時候,如何期待有更多文化以及更深入核心的交流。

長期地觀察下,台灣政府文化部的資金在近兩年也挹注入了東南亞文化圈,形成另一種潮流。這種現象,不單是從地方的角度出發討論而已,同時也反應出東南亞各國已經結盟,將自己視為亞洲的一份子,彼此支援、彼此協助共同在國際發聲,共同建立屬於亞洲、屬於東南亞、屬於自己國家的當代藝術語彙。

下一波的東南亞當代藝術在亞洲、在國際的潮流,也早已悄悄地進入了日本、德國、美國。十分期待接下來2015年亞洲國與國之間的轉變,真的會不一樣了!!

 

Asia
Asia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d bloggers like this: